秦岭6名护林员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20-09-11    来源: 陕西日报

9月4日,记者来到秦岭区域东段华阴境内。
  一片植被茂密、绿草如茵的森林将一排低矮的房子紧紧包裹,这里是陕西渭南华阴市林业局华山国有林场蒲峪管护站。赵锋、卫辉、杨波等6名护林员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默默守护着5700亩国有林地。


工作中的护林员

蒲峪管护站处于华阴市与潼关县交界地带,南边与洛南县毗邻,属于重点水源涵养林。自从2001年分配到蒲峪,这6名护林员就暗下决心,要让蒲峪4万亩荒山改头换面。他们住帐篷,吃野炊,经过半年的努力,在山坡下建设起了管护站。
  一身迷彩服,一个水壶,一把修枝剪,几个馒头是他们巡山的家当。深入山沟、矿区巡查制止破坏森林资源行为,蒲峪的沟沟岔岔情况他们都了如指掌。
  2013年以前,为了把护林和森林防火政策宣传到山里的角角落落,大家经常要到后山矿区巡山,那里离管护站15公里,海拔2000米,半年积雪不化。
  冬天在寒风呼啸冰天雪地的矿区里,护林员们全副武装,骑上摩托车冻得瑟瑟发抖,中途要停几次在车发动机上暖暖手。遇到路上结冰就徒步行走,在冰面上行走经常险象环生,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后溜好几米。
  2008年大年初一,护林员们接到管护站值班室紧急电话称蒲峪水库山坡起火,他们深知星星之火可毁万顷之林,火情就是命令,管护站全体职工迅速到达现场,站长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陡峭的山坡,其他同志紧跟其后,迅速把林火扑灭,回来时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,精疲力尽。
  那年四月份,气候极度干旱,森林火险等级居高不下,他们连续数月在森林防火第一线严防死守。有一天下午突然接到潼关和华阴交界地段有火情的通知,大家拿上灭火工具,扛起20公斤重的灭火机进入山沟里,战斗在熊熊烟火之中……
  2012年春季,他们到山上植树,运苗、平地、挖坑、埋土。护林员杨宝利走到一块大石头上时,忽然石头滑落,瞬间,大家眼睁睁看着他连人带石头一起翻滚下山坡……


6名护林员合影

看着不省人事的同事,大家“喊天天不应”,只有含泪轮换着将他背下山,就近送往医院。经过医护人员奋力抢救,终于有惊无险捡回一条命。
  劫难并未动摇这6名护林员守护森林的决心,一个月后,杨宝利又背起行囊继续巡山,虽然伤口时常隐隐作痛,但他步履依然从容坚毅。以前,山上由于高压电线老化,遇到雨天电路就会发生故障,十九年里,他们不知点了多少根蜡烛,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漫漫长夜。晚上不停电对他们来说就是幸福的,这样工作之余可以看电视了解山外的世界。
  山里生活单调、孤独,他们习以为常。遇到大雪封山就连找个人说话都成为一种奢望。时间长了跟山里的一草一木有了感情,孤独的时候就到林子里去看一看树木的长势,听一听林间鸟叫的声音,去河里捡一些奇石。这也成为他们排遣心中孤独烦闷的方式。看着林子一天天长大,河水一天天变清,他们的心中有了一些慰藉。
  “你们在这里干了多少年,是想在这深山老林里成仙吗?”附近村里村民这样挖苦他们。他们却淡定地说:“咱们既然分到这里就得扎下根,安下心,啥工作都要有人干哩”。朴实无华的话里埋藏了他们多少艰辛的付出,透出的是执着的坚守。
  “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,一道道水……”
  “泥巴裹满裤腿,汗水湿透衣背……”
  他们哼着小曲又要去巡山了,背起他们的装备,一步步往上爬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寂静的大山里……
  现今,进入蒲峪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翠绿的侧柏,石家沟里辛勤的汗水,收获金灿灿的银杏林;贠家沟里费尽心血地劳作,培育了拔地而起的香椿林;沟沟岔岔都留下他们忙碌的身影,留下他们辛勤的汗水。
  为保证每年山上植树面积都能栽植到位,他们钻密林,趟河水,翻山越岭。手臂上,脚上经常留下被荆棘划破的道道血痕。饿了,啃几口干粮,渴了,喝一口山泉水。晚上回到管护站,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就是对他们的犒劳。十九年来,他们扎根深山一年又一年不断地造林、护林,硬是把一道道荒山秃岭染成了道道绿色长城。
  如今华阴市成功创建省级森林城市,全国首批全域旅游示范市。作为生态保护主力军最前沿的护林员,他们深受鼓舞,肩上的担子重了,脚下的路也更坚定了。(来源:陕西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