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树木传奇]臭椿:为庸材“黑历史”正名
发布时间:2019-08-06    来源:渭南市林业局

推荐词
  臭椿既臭又苦,其文化显得有些“黑”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里,惠子对庄子说: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,它长在路边,大而无用,连木匠都不看它一眼。后人于是称臭椿为无用之材,并且产生了“樗栎庸材”的成语和“樗栎”“樗散”等词汇。这一“黑”,就把臭椿“黑”了2000多年。其实,臭椿生命力顽强,是我国常见的五大乡土树种之一,算得上树中的美男子,连吉祥之鸟喜鹊都最喜欢在臭椿树上做窝。
  树木档案
  臭椿,苦木科臭椿属落叶乔木,高可达30米;树冠阔大圆整,呈半球状;小枝粗壮;奇数羽状复叶,复叶长40-60厘米;小叶有13-25枚之多,基部有1-2对腺齿,臭椿的异味主要由此处发出。臭椿花杂性异株,顶生圆锥花絮,柠檬黄色;翅果长3-5厘米,纺锤形,未熟时嫩黄色,熟时淡褐黄色或淡红褐色。

 
  臭椿分布极为广泛,我国除黑龙江、吉林和海南三地,其他省份均有臭椿分布。不同地区对臭椿有不同称呼,恶木、樗树、木砻树都是臭椿的别称,当然不同称呼背后是不同的认知,而这些认知都深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中。

 

臭椿生命力顽强,是我国常见的乡土树种

 

  郁郁葱葱的臭椿
  臭椿嫩皮有苦味,叶及叶痕处有腺点发出异味因而称为臭椿。它既苦又臭,像个丑小鸭不被人们喜爱,像个渔夫魁梧却带有鱼腥味,不被亲近。但它无处不在,在街头院落、村边路旁、闲地荒地到处都有生长,甚至在房脊瓦当,墙头崖壁都有它的影子。它身材高大,甚是伟岸,顶着一头浓浓的阔大树冠,像魁梧男子的浓浓头发。
  正是臭椿有“苦味、臭味”,它才鹤立鸡群,不像身边的其他树,经常被蚜虫叮得油腻腻、黏兮兮。它很少有病虫危害,郁郁葱葱、清爽秀美,是树中的美男子。喜鹊很喜欢在它的树枝上做窝,在乡下,老远看到高树上的喜鹊窝,就知道那是臭椿树。
  臭椿幼芽幼叶亮紫红色,是春天的一景。老叶深绿,浓浓一片,柠檬黄色的花絮,在浓绿的叶子衬托下,灿若金霞。翅果成熟,像一串串风铃,微风轻拂,哗哗作响。果实成熟宿存一段时间后,飘落到各处,繁衍他们的后代。

 

臭椿树花

 

  臭椿的历史与文化
  《山海经》客观地记载了臭椿的分布状况。如,北山一经:丹熏之山,其上多樗柏,记载了我国内蒙古、新疆地区山上长有臭椿。北山一经:灌题之山,其上多樗柘,说灌题山上有很多臭椿树和柘树。东山一经:岳山,其上多桑,其下多樗,说明我山东省泰安一代有臭椿分布。中次六经:槖山,其木多樗,说是河南陕县一代有臭椿分布。中次八经:岐山,其木多樗,说明湖北、安徽有臭椿分布。《山海经》的记载与我们现代树木学的介绍臭椿的分布区域基本吻合,说明我国古代先民很早就对臭椿有了广泛的了解。
  臭椿,像一些树一样,包含一些文化。臭椿的文化显得有些“黑”。在中国古代,臭椿一直名声都不算太好,在常见的高大乔木里,就它的名字里带上了一个“臭”字。
  《诗经·小雅·我行其野》:“我行其野,蔽芾其樗。婚姻之故,言就尔居。”描写了田野臭椿生长的枝叶茂盛,同时也描写了行路的人,因婚姻不幸在踽踽独行。臭椿的茂盛与婚姻的不幸一起描写,描写了环境美好与心情的阴郁,有强烈的情、境对比效果。但自古以来的文人有不同的解读,大意是说臭椿和不幸的婚姻放在一起,臭椿象征不幸,曲解了臭椿,把臭椿“黑化”了。
  《诗经·七月》:“七月食瓜,八月断壶,九月叔苴。采荼薪樗。时我农夫。”意思是说,农夫七月吃瓜,八月采葫芦,九月收藏麻籽,准备好柴草,描写农夫的生活。薪樗,就是砍伐臭椿当柴烧。这一首诗又被解读为臭椿不堪大用,只能当柴烧。这其实是人们基于当时的认识,对臭椿的极大误解,也是对诗经的曲解。喜鹊被认为是吉祥鸟,它很喜欢在臭椿树上做窝,臭椿应该是吉祥树才对。

 

臭椿果实

 

  抹黑臭椿的还有《庄子》,《庄子·逍遥游》记载,惠子谓庄子曰:“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。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。立之途,匠者不顾......大而无用,众所同去也。”庄子曰:“今子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,广莫之野,彷徨乎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”
  用今天的话来讲,惠子对庄子说,我有一棵大树,叫臭椿,它树干很高很大,却长了很多疙瘩,不能用墨线取直,小枝卷曲不能用规尺测量。长在路边,木匠都不看他,大而无用,大家都抛弃它而去了。庄子对惠子说,你有这棵大树,发愁它没用,何不把它种在空阔的乡土,或广漠的旷野,可以随意地徘徊在树旁,自在地躺在树下。臭椿不因遭受斧头的砍伐而夭折,没有东西来伤害它,没有什么可用,又会有什么可困惑苦恼的呢?这里庄子借臭椿来阐述他的道家思想,同时庄子本人还认为可以把臭椿植于“广莫之野”,可以“逍遥乎寝卧其下”,就是可以把臭椿作为绿化树种来使用,这里庄子没有把臭椿看做是完全无用之材。
  《庄子·山木》记载:“庄子行于山中,见大木,枝叶茂盛,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,问其故,曰‘不可用’,庄子曰:‘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’”。虽然这里没有说大木是不是臭椿,但意思是说,无用的大木不被人们砍伐利用而以享天年,而那些有用的树,因有用被砍伐而夭折。这里同样是描绘庄子的无为而为的道家思想。
  但是后人从这些地方读出了臭椿是无用之材,并且产生了“樗栎庸材”的成语和“樗栎”“樗散”等词汇。这一“黑”,就把臭椿“黑”了2000多年。
  天生我材必有用
  随着人类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,臭椿的用处逐渐被发现和利用。
  它是解困救饥树种。在饥馑年代,庄稼不收,臭椿却能顽强地生存、生长。臭椿的嫩叶能够食用,可以充饥救急,虽然有异味、苦味,但经过开水轻焯,然后放入冷水中浸泡一昼夜,能降低异味、苦味,调盐拌蒜,即可食用,现在看来,还是一道养生美味。《本草纲目》亦有说明。

 

臭椿叶芽

 

  它是优良的环保树种。有资料显示,臭椿对PM2.5-PM10滞留效果明显,在单位叶面积尺度上达到每平方米1.58克,在单株尺度上,臭椿滞尘量达到159.2克,滞尘能力比较强。夏季,臭椿的日平均降温效果比较明显,达到1.25摄氏度,高于洋白蜡1.1摄氏度、银杏1.03摄氏度和栾树1.03摄氏度。臭椿的日固碳量为每平方米628.88克,日释放氧量20.12克,高于银杏的3.05克。
  它是良好的绿化树种。臭椿很少有病虫害,可以说是洁身自好。改革开放以来,臭椿在城市绿化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成为一些城市绿化的常用树种之一,它可以作行道树、庭荫树、独植观赏树栽培,还可以以小面积片林、林带栽植。特别是臭椿的栽培变种千头臭椿,更是被广泛应用,有时苗木供不应求。还有一种自然变种红叶椿,被列为彩叶树种,更是一苗难求。臭椿根系较长,扎根较深,可以生长在陡坡、贫瘠、质地差的立地条件下,在一些生态恢复项目中,臭椿作为乔木类的强抗逆树种被大量采用。
  臭椿木纤维含量较高,占总干重的40%,是造纸的良好材料。
  臭椿干燥的干皮、根皮、果实可入药,《本草纲目》说臭椿根治疗慢性消化不良效果特别好,叶做中药可除去口鼻蛆虫,肠道寄生虫等。臭椿干皮、根皮做为中药具有收敛止痢,清热利湿、止泄等功效。目前有研究认为,臭椿中药中含有臭椿酮,臭椿酮是新近发现的具有广谱生物学活性的小分子化合物,具有抗感染、抗炎、抗过敏等功能。臭椿酮在体内、体外均表现出抗癌活性。可抑制非小细胞肺癌细胞的增殖、侵袭和成瘤能力。
  其实,即便是庄子也利用了臭椿,他借助臭椿阐述了他的道家思想,表现了他的哲学观,这也可以说是臭椿当时的“无用之用”吧。

 

臭椿叶

 

  顽强的“天堂树”
  这种来自中国的乡土树种走出国门后,它的名字还经历过从天堂到地狱的身份转变。和臭椿羞于出口的中文名不同,它的英文名叫tree of heaven,意思是“天堂树”。这也是因为臭椿的生长适应能力非常强大,在进入欧美后,臭椿以它强大的适应能力,迅速地在当地开枝散叶,成为人们眼中的一种极为优良的园林风景树种,受到了人们的喜爱和赞美,因为易于成活加之树型优美,臭椿成为了世界上许多城市的主要行道树种。
  臭椿有顽强的生命力,它抗旱、耐寒、耐瘠薄,分布广泛。它能产生大量的种子,种粒较大且带翅,能够飞散到较远的地方,臭椿自播能力很强,春天到处都有它的幼苗顽强地从土里冒出来,臭椿萌孽力很强,母树周围总能长出很多小苗,可以说,它无需栽培自成苗。但是为了充分地利用它,提高生产效率,大量的繁殖还是需要人为地进行培育。
  臭椿种子较大,属中粒种子。一般用播种繁殖方法进行育苗,简单温水浸种结合混砂催芽就能出苗整齐,达到很好的效果。
  臭椿幼苗生长很快,顶端优势较强,一般情况下简单养护、修剪,树干自然就能长直。但通过平茬(截干)结合修剪,能够高效地培养更高大通直的树干。
  千头椿目前一般采用插根繁殖。红叶椿目前多以臭椿为砧木,通过嫁接进行繁殖培养。(郝晨曦)
  
  作者简介
  郝晨曦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高级工程师。业务领域为园林规划设计、公共绿地规划管理等。